蓝蓝的限量版冰雨

羊习习生日快乐呀!

关于忘记生日的那件事hhhhh


       训练罢,今天轮回意外的没有开会继续复盘,而是嘱咐成员们好好休息。

       不对劲儿,着实不对劲。

       平常时候哪回不是人人奋勇,这次怎么都空闲了下来,孙翔看着其他人毫无异议地三三两两走出训练室,更加摸不着头脑。

       正打算执意留下多待会儿,就见杜明那货二话没说拖着他就走。

       孙翔瞅他:“你干嘛?”

       杜明瞥了他一眼:“翔哥,你最好去看看群里聊天记录”

     

       孙翔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靠叶修!”

      

      君莫笑:孙翔,给你寄了箱六个核桃,记得签收,不用谢@一叶之秋

     孙翔还没来得及骂出去,就见下面排了一溜的……+1。

     孙翔:……

    “卧槽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杜明沉默了片刻,沉痛的拍了拍孙翔的肩:“翔翔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了?”

      跟着旁边不远的吴启也凑过来插了句:“对啊翔翔,你有病别自个儿憋着,我们都在!”

       孙翔怒:“滚!”

      吕泊远也凑过来,义正言辞:“说什么呢,翔翔可是咱们亲密的队友,能这么说吗?”

       吴启:“小儿麻痹?”

      吕泊远:“这就对了”

      杜明:“嗯,我们都在翔翔”

      孙翔感动……个屁!

     

      最后,四个人打打闹闹,孙翔也成功完全不知情的被俩人带着去了其他成员准备好的地方。

       最后的最后的还是轮回众人看着懵逼的孙翔,一起道:

      “笨蛋,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周泽楷站在最前面,轻轻笑了笑:“孙翔,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翔翔!




嗷嗷嗷生日快乐啊翔翔!!!!!!!!!!


汪汪汪喵

      突如其来一个脑洞hhhhhhh


       家里来了两个新成员——奶汪。

       小狸最是怕狗,吓得一股脑窜上树梢,怎么也不肯下来。

       最让猫牙痒痒的是,那两只还守在树下直盯着她瞧。

       更可气的是,她的小伙伴也跟在一边。

       过了老半天,小狸实在忍不住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两只奶汪:收我为徒吧老大!

       伙伴奶喵:……怕你摔下来


       后记:

       “所以你们当初到底是要做什么呀?”

       “瞻仰老大伟岸的身姿呀”


        姓名:小狸

        性别:雌

        现处阶段:奶喵稍长(zhang)

        特长:智商较高,爬树高手

        纯种狸花猫,比平常奶喵生长速度快一点,体能较强,体型比那俩奶汪都暂时要壮些。

       特别关心自己身边的小伙伴。护短的小可爱。

       没有平常猫咪的傲娇,温柔又贴心,除了把主人耳机线咬断这件事。


        姓名:小奶牛

        性别:雌

        现处阶段:奶喵稍长

        特长:乖巧蠢萌,娇小可爱

        黑白奶牛猫,体型较小,不过这不耽误她爬树的速度。(我娇小可爱跟我打爆你的头有什么关系呀)

        特别乖而听话,除了一洗澡跑得比小狸还快。

        安静内敛,除了夜晚发疯比小狸睡得还晚闹得还欢。

        活生生的小可爱,除了把主人耳机线咬断这件事。


    原原原原创.
   
   萧瑶一声闷哼,右手手臂已是鲜血汩汩,阮晏语也是见好就收,见此立马放下法杖,眸带寒意:
   “各位现在可否能离开了?”
    萧瑶右臂伤重,看着着实令人触目惊心,他却轻笑出声道:“不愧是神王陛下,本尊还会再来的”
    魔族撤兵,停止了侵略神族的步伐。
……………………………………………………
    魔宫,魔尊住所。
    阮晏语掌心绿芒温和,正给对面手臂受伤的魔尊大人治愈着。
    萧瑶边享受着神王陛下的治疗,边一转不转盯着人瞧。
    待到差不多了,阮晏语方才收手,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群白痴居然看不出来咱俩在演戏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对,我们果然最是机智了”
    上方画风失误,请遗忘后来看下方正常画风。
    “瑶,伤都好了,不过你需用下幻术掩饰,毕竟若是伤好得太快,难免惹人怀疑”
    萧瑶吊儿郎当地坐在椅上:“多谢晏儿了,不过总这样演戏当真累人”
     阮晏安倒了桌上一杯红枣酒,珉唇轻笑:“辛苦你了,我敬你一杯,下回我来吧”
    “不用,一点小伤,不足挂齿”
    萧瑶想也不想就拒绝过去,边说着,边跟人碰杯,后一饮而尽:“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说着,他又拿出一壶酒,自顾自满上边开口道:“知道你酒量低,你就别喝了,待吃了晚膳再走吧?”
   “不了,天劫将至,神族最近事情有些多,我得早点回去”
    此番离开神族,也是为了给萧瑶疗伤。
    神魔两族想来不对头,可谁知两方的王却私交甚好。
………………………………………………
    “你……即是这世间的天劫?”
     阮晏语出口的话带几分尽力压制下难以察觉的颤抖。
    萧瑶脚下尸骨森寒,血色妖冶,身上却未沾染丝毫。
   “是又如何?”
    夜色愈发暗沉,四处漆黑一片,他却是借着夜色近了阮晏语的身,附在人耳畔低笑:
    “我的神王陛下,你整天关心这关心那,可却是竟连我中了心魔的套也看不出吗?”
    阮晏语闻言,胸口直闷得慌,心脏仿若被拉扯似的一阵绞痛。
    现在的萧瑶太过陌生,又极为熟稔,阮晏语自己都分不清此时自己的情绪,是……不安吗?
    萧瑶望着面前的人:“本尊放过那些杂碎,条件是——你”
    阮晏语平生最是厌恶威胁,可此时却是心疼极了面前这人,不假思索便点头:“好”
    又或者,信任已经到了骨子里,哪怕亲眼见了,也依旧会去相信,无怨亦无悔。
    萧瑶轻嗤出声,却见他一挥折扇魅千,云层尽散,暖阳洒下。
……………………………………………………
    “瑶,你当初到底是如何破的心魔?神族史书预言记载,那次天劫本应是无解的”
   “晏儿,听说过以毒攻毒吗?”
   “嗯?”
   “我这是以劫破劫”
   “???????”
    萧瑶望着面前的神王难得懵了满脸,眉宇间几分温柔。
   你是我今生都无法,亦未想逃离的劫。

为什么我发布不了文章了……
发布几次都是发布失败,从昨晚失败到了现在,简直可怕

龙还是蛇

小鲤鱼历险记同人文。
嗯,私设如山。
毒枭大佬赖皮蛇×新人警察小泡泡

1.许是狠辣的手段,许是天生略偏兽类的瞳孔,总之他从小有了个“赖皮蛇”的称呼,但赖皮蛇本人极不喜欢。
他讨厌,非常讨厌。
“蛇?要叫也是龙王,懂吗?”

2.泡泡首次出任务一不小心就迷路了,没头苍蝇似的走了半天,误打误撞进了赖皮蛇的秘密交易地点。
不过很明显他来得早了点,只看到身着蓝色衣衫的人儿正闭眸小憩。

3.“王?”
泡泡着实被这人的气质与口吻吓了一跳,略诧异地重复了一声,随即眼睛里都带上了憧憬,不管听没听懂反正就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4.赖皮蛇被人眼里的星光燃起兴趣,重点是这年头这样的小傻子从哪儿找去?他语气循循善诱般:
“没错,我就是暗夜中的无冕之王,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

5.“赖皮蛇!”
泡泡在后来得知他的身份时叫道。
“泡泡乖,听话,喊声龙王来听听?”
赖皮蛇不为所动。
“!!!卑鄙无耻下流小人!你根本就是赖皮蛇!!!”
泡泡词穷。
“不乖的话,那就只好……”
赖皮蛇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缓缓凑近,眸内锁定猎物。
“!!!……唔”

6.泡泡觉得他完了。
他尼玛居然被一大男人亲了!而且这人武力值不在他之上!!!虽然也不在他之下就是了。
泡泡痛心疾首的接了个电话。
“喂?”
“泡泡,你去哪儿?刚刚警察局来电话说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k……赖皮蛇!把枪还给我!!!”
泡泡费劲全身心力才忍住那声“靠”。
“够得到就还给你”
赖皮蛇抬起,伸长了胳膊。
泡泡平生第一次,觉得把操你妈这三个字念出来是多么的畅快。操你妈,我为什么不能说脏话。

7.三个小伙伴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纷纷陷入了沉默。
你确定你被绑架了吗?
嗯,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私设:
赖皮蛇:
姓名:赖皮蛇?
性别:男
身高:1.90cm
狠辣/不择手段/恶劣/喜欢捉(调)弄(戏)泡泡的/光明正大偷?亲/毒枭大佬/一代昏君/仗着身高欺负人/常年患有皮肤病但因富裕所以一直得到妥善治疗暂无大碍/想把某个小傻子吃干抹净奈何人不愿意/今天也在追妻第一线呢/虽然完全让人看不出/你确定你是在追而不是在作吗???

泡泡:
姓名:泡泡
性别:男
身高:1.72cm
正气凛然/心地善良/在长辈面前偶尔孩子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实很聪明但不知道为啥总有很多人认为有点傻/倔强固执/小伙伴不少/打小喜欢七彩泡泡/贩毒此等大罪誓死将赖皮蛇缉拿归案/觉得赖皮蛇对自己态度怪怪的但找不出哪里怪/喜欢小动物
我心如铁,坚不可摧。

今天的我依旧很短。可能还ooc了……咳over.

当联盟遭遇噩梦

emmmm有些恶搞,所以不要打我…!
——————————————————
1.张佳乐做了个噩梦。
百花缭乱:大孙大孙大孙!!!
百花缭乱:我跟你说啊,我昨晚做了个特别可怕的梦
大孙:什么梦?
百花缭乱:我梦见盆栽里
百花缭乱:长了一条蛇!!!
大孙:你什么时候养活过盆栽?
百花缭乱:哦,是副队的
百花缭乱:大孙你别打岔!我接着说啊
百花缭乱:原来是盆栽里的两棵草起内讧了,然后一棵草用大招召唤了一条浑身漆黑的蛇,瞬间就把另一棵草穿了个窟窿!!!
百花缭乱:副队的盆栽也被穿了个窟窿
百花缭乱:我当时凑过去一看,发现那条蛇正盯着我!太吓人了!!!我整个人都吓醒了!
大孙:……

2.天边湛蓝清澈,绵柔白云朵朵。
    黄少天睁眼就看到了这一场景,他茫然起身,转头就看见喻文州正冲着他走过来,一向镇定自若的神色间难免有了些焦急:
    “少天,都五个月了怎么还总乱跑,万一受伤怎么办?”
    黄少天:……!?!?!?!?
    黄少天吓醒了。
    黄少天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真是太可怕了!!!!
    尚且余波未定,手机QQ的特别关心消息提示音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哆哆嗦嗦地点开,然后就看到,他亲爱的队长:
    少天,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
    黄少天:什么事啊队长??
    世界上最最最最最好的队长:也不是大事,就是……
    喻文州似乎在构思词汇,好一会儿才回过来:
    因为一个意外,我怀了叶修前辈的孩子,我不想打掉……韩队喜欢叶队于是派了他们帮派的人马想置我于死地,幸好路上遇到轮回周队相救,可是我爱的是你啊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再次吓醒了。
   这一整周他都无法直视喻文州的脸。
    
   3.叶修做了个噩梦,梦里他变成了君莫笑,来到荣耀大陆神之领域。
    本以为会是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搞事生活,再不济就算全民集火凭自己逃还是没问题的,但特么就是没想到睁眼看到的就不是什么正常画面。
    大漠孤烟一个壁咚将石不转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两人间的距离可用毫米测量。
    啧啧,光天化日的,哥就不打扰你们了。
    君莫笑刚走没多久,就望见前边无浪烤好鱼,小心剥开刺,递给一枪穿云的一幕。
    君莫笑:……
    冷漠转身离去。然后走了一会儿后。
    再睡一夏抡起重剑向上猛的出招,成功拿到一枚红苹果,百花缭乱欢快地跑过去啃苹果。
   再睡一夏笑了笑,顺手揉了把百花缭乱。
    君莫笑:……哥求求你们别来了好吗
    君莫笑特意挑了个阴森恐怖的场景去了,接着又撞见了俩人。
    索克萨尔扶着夜雨声烦的腰,从某副本里走出来。
    叶修醒了,满脸冷漠。
    这个联盟,吃枣药丸。
#全职高手同人文 周江周 喻黄 韩张 双花

异能者(4)

      不论如何,最终霸图眼瞅着兴欣几人狠心丢下他们那一瞬间依旧是选择买了地图,而后双方便分道扬镳寻找各自丢失的成员。
       而此时,古堡的某一处,微草战队与轮回战队相遇,双方反应大体相同,都是第一时间检查一下人员可否齐全,答案果真是一样的。
    江波涛微笑着:“看来贵队也遭遇了跟我们一样的事,不知道你们对这古堡有没有什么发现?”
    队长不在,许斌尽职尽责地回答:“有,我们刚刚经过一间房间时听到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哭声,你们呢?”
    江波涛摇了摇头:“我们除了孙翔换走之外就没碰上过任何其他情况了”
    包子突然开口:“!我有一个额外问题,你们既然已经发现有婴儿哭声的房间,但是为什么不进去看看?难道里面有鬼吗??”
     全微草似乎沉默了一秒,随即依旧是许斌开口:“我们认为现在找到队长才是当务之急,不必在冯主席准备的牛鬼蛇神里浪费时间”
    只有傻子才会相信那是真的婴儿吧。
    江波涛点头:“有道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回去看看吧,我们一起去”
    全微草似乎又沉默了一秒,而后依然还是许斌应下,双方人马返回,但没想到,在大门口却又碰上了一个战队。
    “队长!”药宝宝们瞬间眼睛一亮,只见前方正是敬爱的队长……跟他庙。
    “黄少!”卢瀚文立即飞奔过去跟他庙汇合。
    “小卢!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了,我跟你说,微草那帮人没欺负你吧巴拉巴拉……”
    “没发生什么事吧?”王杰希走过去,众人纷纷指给他王看了看后面的林敬业,林敬业微笑回礼。
    “又是墙面翻转”王杰希皱了皱眉“看来,这翻转很大几率是会在双方都有人,且是一方碰触到了机关的情况下才可能发生”
    “没错,既然有墙面翻转,冯主席为了考验我们不会只设置这一个机关,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叶前辈他们,更清楚地震了解古堡后,才好确定机关所在”喻文州也开口。
    江波涛听后:“那接下来我们要更小心……韩文清前辈??”
    前方拐角处走来一队人马,正是韩文清与后方霸图中人。
    林敬言抬眼一撇,麻溜的过去归队。
   “是你们?又见面了!”包子欣喜。
   “我可并不想见到你……”张佳乐小声嘀咕。
    却也没多久,与江波涛反方向站位的喻文州也发现了什么:“叶修前辈”
    与霸图反方向拐角处走来队伍——兴欣战队。
    “嘿呦,人齐了啊”魏琛看了看,咧嘴笑着开口“包子还不过来”
    “好的”包子立马归队,而位于兴欣的高英杰也与乔一帆告别后归队。
    众人一番地图讨价还价后,又开始一番古堡讨论,最后依旧是看向了婴儿哭声的房间。
    就在这时,稚嫩婴儿的哭声突然从房间内传出,几个心思细腻的顿时觉得这哭声有些不对劲儿,却又听不出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思量来去,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再说。
    叶修:“包子,开门”
    包子上前豪气冲天:“好嘞,交给我吧老大!”
    门并不重,包子轻而易举就推开了它,里面一片漆黑,众人心下谨慎,但几个性子冲得早就耐不住了。
     孙翔走到周泽楷面前:“队长,让我进去看看”
    黄少天顿时不乐意了:“这一看就是危机四伏的地方当然得本剑圣才能进去一探究竟功成身退啦,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喻文州:“少天,冷静一点”
    孙翔:“有什么可危险的?看把你们吓得,不就是黑一点嘛,我一个人进去也能毫发无损地出来”
    黄少天:“哎孙翔你……”
    王杰希突然开口:“叶修,你要去哪儿?”
    叶修笑:“你们先吵着,哥进去瞧瞧,有什么好东西可就没你们的份儿喽”
    “我去叶不羞你也太无耻了吧……”黄少天说着,下一秒却依旧猛地前进入了房间。
    “我靠!”孙翔懵了一瞬间,随即也立马赶进去。
    苏沐橙看了看还在旁边没动作叶修,轻声:“我们不去吗?”
    叶修开口:“不急,先让他们探探路”
    苏沐橙忍不住笑了声,随即便又恢复了安静。
    众人却没等到他们回来,而是整间屋子亮起来,黄少天的声音从里面穿出:“队长队长你们快进来!这里面有灯!”
    众人陆续进去,看了一圈别说婴儿了,连个活得生物都没有。
    “这是大鲵?”江波涛却忽的看着一个鱼缸里的鱼出声“大鲵又称娃娃鱼,叫声就好像婴儿啼哭一样”
    “什么什么?我看看!”卢瀚文立马活跃起来。
     “为什么这儿会有一顶这么难看的帽子?”王杰希看着沙发上那顶暗红色的帽子皱了皱眉。
    黄少天猛地拿起扣到他头上:“哈哈哈哈大眼儿我跟你说你戴着特别好看”
   “黄少天!!!你是不是还记恨昨晚jjc连输我十八场?”王杰希脸黑。
   “我靠!本剑圣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黄少天炸毛。
    “少天别闹了”喻文州开始劝架。
    王杰希抬手想摘下帽子,但是无论他用多大力气,帽子却怎么也摘不下来。
    ?!?!?!?!?!?!
    叶修隐隐发现了异常:“王大眼儿你怎么还戴着?突然审美扭曲觉得好看了?”
    “……”王杰希“这帽子摘不下来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众人一半拉着王杰希的帽子,另一把拉着王杰希,硬拽。
    在把帽子拽开那一刻,王杰希头顶上留着的骷髅脑袋忽的弹起,活生生的骷髅脑袋在面前弹飞,是个人都能吓死。
    要不是在坐都是异能者也差不多,吓了个半死。
    半晌,叶修缓过劲儿来,余波未定:“我去,吓死哥了,冯主席这不是考验我们,是想折我们寿吧?”
    众人纷纷赞同。
    不过说是如此,但谁当逃兵?都是咬着牙坚持了下去。
    时光如箭,几个月的考研结束后,不知为何冯主席收到数封索求精神损失费的信件。
     冯主席委屈。

大孙生日快乐!!!

哲消惊澜战意狂,寐明斗士怒血涛。
落花狼藉昨日去,再睡一夏战沙场。

大孙生日快乐!!!!!

萝莉收养计划

*不是变态
*重申!不是变态
*萝莉只是外貌而已,不代表年龄
*高冷洁癖王爷×心智不全懵懂小萝莉
*懒得想名字,直接王爷少女吧/bu

1.
王爷身着墨色华服,不含丝毫表情的五官虽俊美,却也不怒自威,身旁的下人为他小心地撑着一把竹伞,遮开了雨滴淅沥。他步伐平稳行于街头,转眸望见了那名小丫头。

她窝在角落,一副脏兮兮的样子,衣衫褴褛,白色布料生生染成了黑色,抬起小脑袋来,眼睛如孩童般清澈见底,干净的仿佛能让人看清楚她的灵魂,意外的没有恐慌,她咧嘴露出一个单纯到了至极的笑容,语调软糯。

2.
“求...求收养!”
“......”

3.
桃花夭灼,瓣瓣迷人眼,他倚于树下,面前桌上放着桃花酿,品一口只觉唇齿含香。

她见了,哒哒哒跑到王爷面前,端过他的杯子,小小的抿了一口,甜蜜蜜的滋味儿直甜进了心坎儿上,小脸通红却不自知,抬起脑袋看着王爷笑得灿烂直比骄阳。
一时之间,恍如初见。

4.
“小孩子不要喝酒”
“我...我成...”
“嗯?”
“我错了QAQ!”
顾婶婶明明说...成年了的...
算了...王爷说的都对...!

5.
王爷回京的那天,也是她第一次见到都城的繁华,她新奇的从马车中探出脑袋,灵动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看不尽美好,数不清缭乱。

他无奈又宠溺着,面上却没显露出丝毫,抬手将小丫头按回座位,她抗议。

6.
“不用急”
“可是,万一回去了...就再也...”
“你回不去了”
“唉???”
“别想走”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风随落叶寻觅,不留其行。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夜雨淅沥无息,清脆泠泠。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沙场凤云转系,君莫泣涕。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云绵静匿无语,枪收碎音。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大漠孤烟一缕,未变初心。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王自赴去千里,荣光加冕。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寒刃锋芒毕展,化而柔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蓝河溪畔亘古,春雪桥头。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恶劣毁趣再现,孜孜不倦。
我还是很喜欢你,如利刃出鞘飞击,情缘尽斩。